金刚不坏小白wolf

Love cure (一)

其实是想写30题目,但写着写着就变成一些唠唠叨叨的


两人在6岁时就认识了;

 

两人住在一个区内,上同一间小学。每天Minho会在Thomas的门前等他,然后两人一起走到附近的校巴上车点坐校巴回学校;

 

Minho和Thomas成为了对方的家中常客,每次Minho到Thomas家中做作业的时候,Thomas的妈妈都会冲一杯薄荷蜂蜜水给他,还有很多刚刚烘好的牛油曲奇。而Thomas特别喜欢Minho妈妈腌制的韩国泡菜和烤肉;

 

12岁的冬天是Thomas记忆中最冷的,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他硬顶着重感冒的身体也要到户外和Minho打雪仗的缘故。Minho 还没施展浑身解数,Thomas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了,只能双手扶着地面大口喘气,Minho跑到他面前准备说两句调皮话时,才发现Thomas脸涨得通红,精神恍惚,几乎要晕倒的神态。Minho几乎连抱带拖地攥着Thomas往Thomas的家里跑去,Thomas身体传来的高温让Minho心慌。


在Thomas家中,Thomas的父母低声忧心地讨论Thomas已经烧到华氏102度多了,Minho冲到Thomas的床边,紧紧地攥着Thomas瘦弱的手,眼泪哗哗地从他眼框涌出。

Thomas妈妈温柔地抱着Minho说,“Thomas会好的,只是好好休息一下就行。”

”你们骗我,妈妈说人只要超过45度就会死的,现在Thomas已经103度了……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Minho的声音因抽泣而断断续续。

Thomas妈妈惊了一下,情感丰富的她不自觉眼角湿润起来,她深深地拥抱了Minho, 这个世界他儿子最好的朋友;

 

14岁的时候Thomas一头柔软的褐色头发,脸蛋俊美,一个小翘的鼻尖,浓密的睫毛和似笑非笑的大眼睛让他看起来犹如从古典油画走出来般可人。

他开始感到女孩投过来的暧昧眼光,但他却一点也不感兴趣,最让他开心的还是每天和Minho、Newt, Alby和Gally混在一起有讲有笑的相互打闹,尤其是与Minho呆在一起,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就会让他会心微笑。


Minho加入了学校的田径队,马上就凭借他敏捷的速度成为一枚冉冉上升的新星。

一天Thomas在跑道边等Minho训练回家,他托着下巴看着Minho试跑,Minho一支箭似地冲出起跑线然后在Thomas面前的跑道上犹如一阵风般经过,Thomas能从背面观察到Minho的运动衫被汗浸湿而贴在他背上,他发达的肌肉线条凸显无疑,Thomas突然发现自己印象中从小认识的那个胖胖的黑发男孩已经变成一个有着健美身材的少年,与自己的清瘦相比,Minho因长期的跑步训练和运动而逐渐形成的肌肉,笔直的鼻梁,开始有菱角的下巴都在宣示着他的旺盛的男性荷尔蒙。

Minho以最快的速度冲过终点后马上折返到Thomas所坐的地方,他弯低腰,双手按在Thomas的大腿上,笑着对他说:“看吧,这次我又是第一”,他的眼睛弯成半月的弧度,嘴角露出2个恰到好处的酒窝,Thomas第一次觉得有人可以如此可爱到心坎里去;

 

15岁的时候Thomas的父母因性格不合而分居然后双方折磨了一年后离婚了。Thomas妈妈开始酗酒,甚至被诊断患上了抑郁症,某天她醉醺醺地对Thomas说:“你知道吗,无论一开始多相爱的人都会被生活磨灭,最后两人变成槽糕的人,只会互相憎恨”她太醉了以为Thomas还听不明白,但Thomas全听明白了,这句无心的酒话就好似烙印一样刻在Thomas心中。


平时在学校时他还是全优学生,永远面带笑容,对任何人都是非常友善,作为校内学生会重要成员他尽心尽力完成自己的职责,回家后他还要照顾情绪不稳定的妈妈,煮饭给她,控制她的酗酒,监督她吃抗抑郁药,还要说服爸爸不要把妈妈送去医院,要证明自己可以做好一切。

他以为自己足够成熟,但对着Minho时才发现自己还是那么脆弱,他对别人的好脾气没有留给Minho多少,他经常克制不住地对Minho发脾气,或者故意不回Minho的电话及短信,冷言冷语拒绝Minho来帮忙他家里事情,或者两人因小事口角后Thomas会一声不出转身就走,无论谁对谁错,Minho都会追上来道歉。看到Minho伤心,让Thomas更加难受,但他放佛在赌一场赢不了的游戏,证明无论自己变得多槽糕,Minho永远不会离开自己;

 

16岁的时候,Thomas晚上回到家,家中灯光全灭,他的心跳几乎停止,Thomas抖索着打开厅灯,接着是厨房灯,然后是浴室灯,正如他害怕的一样,他妈妈倒在浴缸边不省人事,旁边是凌乱的酒瓶和散落一地的安眠药片……

送去医院急救之后,Thomas妈妈终于醒了,她说自己太痛苦了想要自杀解脱,但吞下安眠药后不舍得Thomas因此拼命催吐出来,她虚弱地抚摸着Thomas的脸说对不起。

Thomas泪流不止,他知道自己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照顾好妈妈,感情的事情对他来讲太奢侈。更重要的是,他悲凉地发现,像妈妈一样,他也在用自己的痛苦去伤害爱自己的人,如果他真的在意对方,在还没把对方伤害得遍体鳞伤时就应该放手。他决定即使再难以忍受,他也只能把对那个人的思念埋在心底。

 

Minho当晚给Thomas打了至少10个电话,但Thomas一直不回电,让Minho很担心,他犹豫几次要不要过去Thomas家中查看是否一切无碍。但前一段时间Thomas的冷淡涌上心头,把他的温情转化为激烈的愤怒,他倒在床上,狠狠把枕头扔到墙上。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关心Thomas的一切,他喃喃着一些言不由衷的气话,慢慢睡着了,但睡梦中还是出现那个对他露出甜美笑容,一搂就跌进怀里的褐发男孩……

*****************************************************************************

a03《hey kid》的中文翻译

原链接戳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39799

Hey Kid

Nutella_enthusiast

本来想拿授权的,但翻译得很匆忙,就不发过去瞎作者的狗眼了(虽然她也未必看得懂),所以的荣誉都归作者,翻不好怪我。


前言:chuck的视角.chuck喜欢哥哥带回来的好朋友minho,因为他总是会和他打招呼,但慢慢地minho不再来家里玩呢,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呢。

******************************************** 

“嘿,亲爱的”

Chuck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玩着gameboy上的塞尔达游戏,顺便假装没有听到妈妈布置的家务。这时他听到前门关上,还有妈妈的夸张“啵”的一声,那肯定是妈妈往thomas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下。

“这位是?”chuck听到妈妈说。

“天啊,妈妈,这太恶了”Thomas的声音里充满尴尬,chuck甚至可以想象到他现在一定眉头紧锁,用他那件灰蒙蒙、难看到他妈妈恨不得马上丢掉的连帽衫的袖子用力地擦自己脸颊。

“这是minho,他和我同在一个科学小组里。”这引起了Chuck的兴趣,他暂停了游戏,跳下床走出房间,一直走到走廊中间以便看清客厅里的事情:Thomas站在早餐桌的一边,一个亚洲的男孩站在他旁边,妈妈面对着他们。

“很高兴认识你,女士……”Minho先开口说话,一边伸出他的手。

“叫我helen就好了”妈妈微笑着温柔地伸手握了握minho的手。

“好了,我们去我房间里了,”thomas说,抓住minho的手臂推着他往自己房间走去。

“对了,今天是你第一天,感觉怎样?”妈妈问道,仿佛thomas还在幼儿园而不是9年级了。Chuck记得自己在一小时前被妈妈从学校接回来时也同样被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问题。

“很好”thomas回头应付了一下,没有停步。

“你们需要点零食或其他什么吗?”妈妈仍在继续。

“那太好了,谢啦妈!”

这时chuck意识到要赶快回房间,不然就会被发现他在偷听。正当他刚准备开门进房时,和thomas两人碰个正着。

“嘿,chuck。Minho,这是我的弟弟”thomas一边带minho进房一边说,他下意识用手挠了挠头。

Minho转向chuck,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嘿,小家伙”他说。

Chuck开心地对他露齿一笑,因为thomas在堪萨斯的朋友没有一个会多看他一眼,更不要说对他打招呼了,

“嘿”chuck回了一声。

然后thomas就拉着minho进自己的房间并把门关上。

******************************************** 

随后的几个月里,thomas在学校认识了几个朋友。一个高个子叫newt的男孩,他会对chuck微笑但甚少和他说话,一个沉默寡言的alby,chuck觉得他除了newt之后谁都不喜欢,还有一个脾气暴躁的gally,chuck很不明白thomas为什么会和这个人混在一起,两人看上去还互相讨厌对方。当然Chuck和thomas最最喜欢的还是minho: 无论任何时候Thomas只要见到minho,整个脸都会亮起来,而chuck总是期待每次minho来家里时,在进thomas的房间前向他微笑打个招呼:“嘿,小家伙”。

Chuck后来发现thomas终于扔掉了那件难看的灰蒙蒙的连帽衫,chuck不知道这和thomas的新朋友有没有关系。

******************************************** 

 又过了几个月,在thomas在10年级而chuck在8年级的时候,gally却成为了家里的常客,而minho几乎不再来家里了。更槽糕的是,minho仅有的几次过来,却显得非常拘谨和闷闷不乐,他招牌式的招呼“嘿,小家伙”已经变成例行公事而没有任何感情。Chuck一直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直至他一天从机器人的兴趣小组提前回家,却不小心撞见gally和thomas在客厅的沙发上亲热。Chuck终于明白了几件事情,第一,thomas和gally在约会,第二,minho绝对喜欢着thomas,最后,他哥哥胸前有几颗痣。

“呃”chuck用手捂着眼睛说,“嘿”

“嘿”thomas不好意思地回答。然后是一阵家里沙发老旧的弹簧发出的一阵沙沙和吱吱的声音,“呃,我已经穿上衣服了,你可以不用遮住眼睛了”

Chuck于是放下手。而gally一直没有说话。

“我要回……”chuck指着房间并且顺势走去。

“当然,OK”thomas脸通红地回答。

“我先回去了”chuck在离开客厅时听到gally低声说着。

“你确定吗?”thomas问。

“嗯,我迟点给你电话”

******************************************** 

 “所以,thomas亲爱的,为什么最近minho都不来家里玩了?”这是几个星期之后全家聚在一起吃饭,甚至他们那个忙着在戏剧学校排练而很少露面的姐姐teresa也回来了。Thomas非常微妙地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gally---以为不会没人留意到,而事实上一直在观察他俩的chuck还是看到了。Thomas皱了皱眉头,耸耸肩,然后低头盯着自己的那份土豆泥喃喃地说着什么minho忙着篮球的事情。Chuck瞥了thomas一眼,thomas无视。Chuck知道篮球季还没开始呢。妈妈很快就转换话题了,但chuck主意到余下的晚餐里gally都在保持着一副怒容瞪着thomas。

吃完晚餐后父母就出去买雪糕,teresa出门去好朋友brenda家,剩下chuck在家洗碗。

Teresa刚离开一阵争执声马上在家里响起。呆在厨房里的chuck听到gally在喊类似“我以为你已经不再对他有感觉了!”,thomas“是的,我也以为自己忘记他了……”接着两人陷入了一段难受的沉默中,chuck最后见到的就是Gally红着眼睛大步迈出自己的家门。

Chuck不知所措起来,他对这种事情完全没有经验,他的朋友也不是那种有约会的酷小孩,而姐姐teresa则是以甩掉所有约会对象而著名, thomoas看上去没有和任何人分手过,即使有他也不会告诉chuck的。正在chuck准备去看看thomas如何时,门铃响了。他甩干手上的水跑去开门,却见到门外的minho,一手拿着一桶雪糕另外一只手拿着一张“早餐俱乐部”的DVD。

“嘿小家伙”minho打个招呼,chuck听到这句话就莫名开心起来,“他怎样了?”

Chuck耸了下肩,“不知道呢,正准备去看看他,但我觉得如果是你去的话他会更喜欢的。”

Minho脸刷一下红了,他低下头,chuck忍住笑意和他说“他就在房间里呢,进来吧。”Chuck继续洗碗,一个巨大的笑容挂在脸上。

******************************************** 

Minho比以前来他家来得更频繁了,他每周至少有一晚会留在thomas的房间里过夜,说是要躲避自己家里让人烦心的弟弟,而chuck很多次抓到他们两人偷偷地盯着对方出神,以为对方没有注意到,所以chuck才不信这套说辞呢。

Chuck看着这样的戏码足足有6个月了,他终于无法忍受。在十月的某天上学前的早上-thomas在读十一年级,chuck在9年级。

“你是不是喜欢minho?”chuck开门见山地问。

Thomas喝着咖啡,差点呛到,“不不,当然不拉。Minho?想想到恶心。你怎么会这样想?”

“没有什么原因啊”chuck把脚塞进converse时一边抬头笑着,“我只是觉得他喜欢你。而且你知道,你和gally已经分手很久了。”

Thomas马上示意“shu……”,一边用余光扫过teresa的方向,她还在没关门的盥洗室里化着妆呢。Teresa看过来得意地说:“哦,你们在讨论tom上年和gally约会的事情啊?还是在聊tom迫不及待地想和minho睡觉的事情呢?”

Thomas窘迫得像条鱼跳出水面,“我,我哪有……你怎么知道……”

Teresa笑出声了,“拜托了tom,你是我认识的人里最不含蓄的那个,学校里所有人都知道了啊”

Thomas脸通红,“噢,天啊,我……”

“出发吧”teresa把自己的睫毛膏放进化妆袋里,然后催促两人“你们两个傻瓜还不动身,我们要迟到了”

整个上学的路上Thomas都是脸红红的。



 那天雨下得很大,chuck下课后站在停车场的雨棚下等thomas来接他。倾盆的大雨渐渐让他失去thomas能来的希望。这时一个小货车停在路边不断地响着喇叭,“嘿!小家伙!”原来是minho!他摇下车窗,伸出头对他大喊着,“要不要坐顺风车?”

“多谢啊”chuck,说着他打开车门爬上副驾的位置,车座的皮革因为裂开而发出吱吱的声音。

“小事,”minho说,“thomas发短信给我,说他车的发动机潮湿怎样都地点不着,而teresa至少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完成排练,所以他问我能否顺路开车送你回去。”

“噢”chuck说,“谢啊!”

“乐意效劳,我最喜欢的新生”minho咧嘴笑着,同时用手拨乱了一下chuck的头发。

“难道你妹妹不也是新生么?”

Minho大笑,“对啊,所以千万别和她说我最喜欢的是你哈”

他们开了一段时间,chuck只能听到minho老车的引擎发出轰轰的声音,还有衣服上水珠往下滴的声音和自己的呼吸声,当两人都沉默了足够长的时间,chuck主动引出话题。

“你喜欢thomas吗?”

Minho猛地踩死刹车,车子发着刺耳的摩擦声音骤然停了下来,仅仅几秒minho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什么?绝对不!为,为什么?”

Chuck不以为然地耸肩,“你们两个家伙经常看着对方,就像……”他停顿了一下,眼睛睁得大大的,两手合拢。他长得真像thomas,minho坐立不安地想着。  

“我们才没有呢”minho抗议到。后面的车辆按了几次喇叭,minho不耐烦地伸头出去回瞪了对方一眼,然后踩下油门,车子继续前进。

“我们只是朋友。”

“好吧”chuck说到,手胡乱地攥着运动衫上的拉链,“只是,你们两个总是这样,例如你趁thomas不注意的时候会一直看着他,直到他看过来的时候你又会把头转开,然后他就会注视着你,直至你看过去,翻来覆去这样子。”

“我不认为这……”

“相信我,他老是说起你,多得有点烦人了”chuck打断他。

“好吧”minho说,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以至于手指关节都变青白了,“哦,好吧,cool.”

 等到他们回到家时,thomas正坐在餐桌上敲着电脑键盘。

“嘿”thomas抬头向他们打招呼,脸上带着一个chuck称之为“minho式”的笑容。

“嘿”minho回他,“我能和你谈一会吗?”

“当然”thomas疑惑地答应,眉毛因疑问而拧在一起,“不如……”他往房间那看了一下,暗示进去说。

“好呀,cool”Minho等thomas关上电脑离开座位,两人随后往房间走去。

Minho回头看了chuck一眼,chuck尽可能地咧嘴一笑,竖起大拇指示意加油。Minho脸上闪过似笑非笑的回应。

Chuck马上回自己房间贴在墙壁上听旁边thomas房间里的动静,但两人说话太轻声,几乎听不到什么。但突然说话的声音停止了,改而换之的是床垫弹簧发出响亮的呀吱声,chuck吓得跳了起来,他赶紧缩回去,拿出他的科学课作业,强迫自己沉浸进去。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尖锐地穿过墙壁钻进他的耳朵。

“喂?”minho在墙对面说话,声音上气不接下气,“妈……是的……我还在thomas那……给我十分钟……好的,爱你……拜。”

Chuck跳下床拉开自己的房门,正好看到minho从Thomas的房间出来。

“拜,小伙计”minho说,脸上一阵红晕。

Chuck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衣服扣子都扣错了”

Minho看了下自己的衣服,脸几乎红透了,“噢,谢啦兄弟”。

Chuck笑意更浓,“随时效劳。”

1个月后thomas发帖:“哎,原来谈恋爱后胸围真的会涨的呢(羞羞)”

转载自:Akaya.C

第二章 thominho 在天堂之后来一段毫无逻辑的肉吧(原著向I guess?)

不知道写什么好就只能先写肉了,这种程度的肉不至于会来查我水表吧……


Thomas走进了浴室,由于城市晚上限制供电,thomas仅能借助浴室里唯一的一盏煤油灯发出的橘黄的灯光笨拙地进行的淋浴的程序。好不容易扭开淋浴,忽热忽冷的水从喷头灌下来,thomas打了个寒颤,随后他胡乱地在minho的置物柜上随手拿起一块肥皂就往自己头发上打泡。碱水泡沫流入他的眼睛,让他不得不紧闭双眼,在冷水下甩了甩头,嘴里咒骂了一声。这时他听到浴室门嘎吱一声被打开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和温度向他靠近。他能感受到冰冷的乳液涂在自己赤裸的背上,然后一只温暖的大手在他背上轻揉,试图把乳液抹开,Thomas能感受对方在他颈脖吐出的气息和对下胯下直立的硬物顶着他的臀部。随着对方双手渐渐从背后沿着他两侧的腰线逐渐到达thomas腹部,一手慢慢滑向着thomas腹部打转,一手则向上游走,像滚烫的血液,追寻着thomas的心脏。Thomas放佛是一个看到自己寿命即将逝去的预言师,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仪式,“只要能带你回去,我不惜一切”,Thomas内心想着,带着一丝赴死的坚定,但更是一种来自原始古老的欲望。Thomas把头抬起迎合着对方的姿势,嘴里轻声“minho……”“没有我你连洗个澡都那么笨拙……”minho说,虽然在昏暗的光线中无法楚对方的脸,但thomas能听到minho话语中的笑意,他脑海浮现minho狡黠的笑容,突然一股暖流涌上thomas的喉咙,他无法控制地抬起双手伸到minho的头发中,把他拉向自己……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一开始只是试探性的浅吻,但minho就像长胜的猎人,他对自己的猎物势在必得,minho用舌尖慢慢撬开thomas紧闭的唇线,灵活的舌头在thomas嘴里搜刮着对方的气息。Thomas错愕地睁开眼睛,看着橘黄灯光下闭着眼睛的minho,他认真地吸允自己的嘴唇,像婴儿对母亲奶水的渴求。Minho孩子般天真的表情让thomas心漏跳了一拍,他甚至不忍心闭上眼睛,他需要用尽全力把这一刻的minho刻在心中。Minho逐渐停了下来,他放开thomas的嘴唇,微微地喘气。两人视线胶着了一阵,minho的眼神像在质疑着thomas的动机,thomas知道minho无声地等待他的答案。Thomas对minho的反应感到好笑,他们是物种优胜劣汰的胜利种族,他们甚至可以主宰这个世界,更何况自己的身体和要操的对象。Thomas一手抱住minho的头,把自己的唇印在对方的唇上,minho低吼了一声,把thomas转过身来,搂着把他推到墙上,用自己的胯狠狠地顶着thomas同样开始肿胀的硬物,两人没有浪费一秒钟疯狂地吻起来。水汽在两人周围蔓延,thomas被热气蒸得脸颊发痛,但他已经无暇理会,他的世界里只剩下minho和自己赤裸缠绵的身体,他理智中关于自己和minho同为男性,brenda为女性的定义逐渐模糊,他只能贪婪地索求着minho口腔里糅杂着桔子和苹果的气息,尽可能地贴近他强壮的体格,还有他坚挺的硬物贴着自己同样肿胀的部分的触感……minho挣扎着离开thomas的吻,甚至引起thomas不满的低吟,他把thomas的双手高抬起来扣在墙上,尽量用腰间的转动去摩擦着对方同样的位置,每一次都精准地让thomas颤抖起来。Thomas在无力地感受着一波波感官的冲击时,嫉妒着minho的熟练,不像自己在性事上总是笨手笨脚的,感谢造物主对男人女人巧妙构造让他和brenda能平淡但顺利地结合。但现在的一切像嘲笑着上帝的努力,一切的矛盾正是thomas现在取得极大愉悦的源泉。minho在他耳边低吟“你不知道在你身边的痛苦,无法触碰你无法吻你,而你的每次靠近只能激起我要狠狠操你的欲望……”thomas把头靠在minho的额头上,看着对方迷离的眼神出神,他嘴里像咒语一样嘟囔着无法名状的言语,minho因听到这言语而脸上涨红起来,他放下thomas的双手,继而去紧抓thomas的臀部,找到合适的角度不断把自己的胯下推送过去。Thomas把头垂在minho的肩上,他被狂热的兴奋刺激着几乎要抽泣起来,哪怕现在世界末日也无所谓……每次在他以为已经被刺激得受不了而要发泄的时候,他发现minho在此狡猾地放慢了节奏,让他像云山飞车一样跌倒低谷,然后再一点点积累着快感。在毫无征兆的一刻,他突然不受控制地爆发出来,全身因兴奋而颤抖着。他全身无力地倒在minho身上,随着minho紧接的发泄而起伏着。浴室里充斥着廉价香波和两人身体最隐秘的味道。Minho双手握着thomas的头,眼睛透出一股绝望,“我爱你,Thomas, 这让我更加恨你”,随后一个永恒的吻封锁着两人的言语,Thomas双手抱着对方温暖的躯干,他想告诉minho一些话,但迅速遗失在这湿热的空气中。


好喜欢花絮里的minho怎么办,一时颜艺(逗比)和一时高冷(风骚),怪不得thomas和newt那么爱你!!

Minho!!!快放开那只thomas!!!

花絮有一段拍chuck被抓走啦,thomas大吼一声,大家赶紧拉住chuck啊,随后一同和teresa赶紧冲上去,一人抓chuck的一只手,努力地救回chuck, 结果minho巨巨一上来就紧紧抱住thomas的腰……到最后手还一直在thomas腰上流连忘返,Thomas的表情有点亮,好啦,大家都知道minho你只是想吃thomas豆腐,好好救人行不行……为minho巨巨这样的拔河技巧点根蜡


(PS:由于不玩rps,所以人物还是代入回剧中角色)



首页没有thominho不开心,等我刷刷刷。两个小孩在片场搂搂抱抱的很开心哈,小天使一副从了的模样是闹哪样啊

啊啊啊,终于有Ki hong和小天使的片场图片了,作者我爱你!!

又在汤上偷了2个gif,第二张thomas还想握住minho的手,但minho顾着跑路就走掉了

标题:Don't go and don't leave (第一章)

标题:

高能预警:这是一篇狂虐thomas的文,用来弥补要原著渣Thomas对我喜欢的minho和newt的伤害。人物OOOOOOOOOOC,故事背景设定完全为剧情服务,环境描写几乎没有……

 

“你知道吗,Thomas,你真是个自私的人”brenda靠着墙,半侧着头,秀发随意地盘起,漂亮的蓝眼睛穿过零落在脸颊的两缕发丝死死第盯着前方。

“Brenda,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他是我唯一的好兄弟了。但我对你感情没有丝毫改变。等我找到他回来这里,一切都不会变的,我和,你。”Thomas踏在门边,放佛念台词一样地说着,努力不要让人察觉他声音中的空洞。

“哈哈,你这种救世主的戏码要演到什么时候。你知道他一直爱着你!你知道让他离开是最好的解脱方法,但你的自大却让你不愿意放手,你以为只要找到他,一切就会如你安排的一样恢复正常吗?”她的牙齿因愤怒而咯咯作响,她美丽的脸容几乎狰狞起来。

Thomas被brenda的指控震惊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和minho的关系会让他陷入现在复杂的情感风暴。他只是单纯地,无法忍受minho离开的日子,他需要他在身边,他唯一的朋友……他摇了摇头,把注意力重新放在brenda身上。Brenda,这个他深深爱着的女孩,他的内心因这场争吵而刺痛着,他忍着扔下一切去抱她说永远也不离开她的冲动。因为他不可以,minho的离开放佛又撕裂了之前newt,Teresa,chuck死亡时在他心里留下的血淋淋的伤口,他感觉身体的一部分随着minho的消失而死去,他必须在一切无法挽回前改变它。

“祝你在人间玩得愉快,还有,如果你真的见到minho,希望他还有点没被丧尸吃掉的脑袋,能把你揍个稀巴烂”brenda扔下最后一句就转身回去自己的房间,啪的一声把门狠狠扣上。

thomas拖着脚步穿过以前迷宫的隐蔽通道,离开这个他们小团体生活了一年的世外桃源,重返到经历了末日和毁灭的人间世界。Thomas 手中攥着一张纸条,上面有一串潦草得几乎无法辨认的文字:一个地址,落款人是Gally。

Thomas在荒野和城市的废墟中步行了一天,他终于搭上一部破烂的开蓬货车向着他要去的城市驶去,和一班同样疲倦和衣衫褴褛的旅客挤在一起。虽然气味刺鼻,但是人的体温让他舒心。一路上他被饥饿折磨到睡不着,只能歪着头看着身旁一个旅客的报纸以转移注意力“居然还有报纸”thomas心里想,他眯着眼睛看了一段:人类联盟国总统颁布了一项法令,所有非免疫者和新生儿须注射疫苗才能成为公民,任何匿藏患者的行为都是违法的,已经发病的患者须送至政府统一处置中心……天生免疫者和已经注射疫苗的非免疫者在社会同一地位……路上的颠簸让thomas盯着报纸的眼睛酸涩,他只能移开视线看去远方,其实新闻并无任何新奇之处,早在半年前他们世外桃源的人已经通过截获而来的电台广播和断断续续的电视信号了解到外面已经出现了统一的政府和军队,一开始大家只是以为又一班螳臂当车的非免疫者傻瓜,但是2个月前传来的疫苗研发出来的信息让世外桃源的人顿时炸开了锅,尤其是minho……啊minho,光是想起这个名字就让他的大脑钻着痛,他用力地用手掌揉着眼窝强迫那个高大的身影从脑海中消失。